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科幻·灵异 > 鬼婴 > 第一章 鬼孩子

鬼婴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章 鬼孩子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夜,无风,幽静异常……黄石坡,乱葬岗。

突然,一阵炸雷般的吆喝声猛的响起,栖息枝头的老鸦在一阵惊叫声中落荒而逃。来人是东村的杀猪大汉,姓张名三,身高九尺,膀大腰圆,胆气过人,自称张大胆,是张飞的后人!

此时已是子夜时分,说起这诡异之极的黄石破乱葬岗,附近百姓无不为之色变,就算是白天百姓们也会绕道而行。不为别的,就因为这乱葬岗经常闹鬼。

喝了一斤多白酒,张三与东村一帮狐朋狗友打赌,要夜入乱葬岗,取一座新坟坟前所生的奇花鬼莲花回来。鬼莲花在民间又称鬼面花,长得洁白无暇,却和人脸一般相似,细看之下会令人产生幻觉,仿佛看到仙女的脸庞一般。

张三一手拿着酒壶,一手攥着杀猪刀,一路吆喝着朝那座新坟摸去。

新坟的主人是西村的李二丫,年方十八,成亲当天便无辜身死,下葬后的第二天就有人听到她的哭声,这哭声先是在坟地四周出现,过了三天之后,东西两村的百姓竟然在夜里都听到了她的哭声,而且哭声就在各家的窗前响起。

李二丫可是西村最漂亮的女人,只可惜她父母都是病秧子,听说二丫去世的当天,两个老人也相继断了气。

为了不被女鬼骚扰,东村西村的百姓一起出钱,请来了清风观的毛道长,做了几场法事方才把那李二丫的魂魄安服,不过后来又出了奇事,李二丫的坟前长出了很多鬼莲花。这种花的出现很不寻常,毛道长听闻此事,也是摇头叹息,并不肯说明其原由为何,只说自己道行不够,无能为力。

奇怪的是,这鬼莲花不掐不灭,不论天气冷暖,始终洁白如雪。

时间一长,有些好事之徒便生出了枝节来,也不知道是谁放的风,造的谣;竟然声称凡是采了鬼莲花并有缘看到其中仙女脸庞之人,必然会得到仙女的眷念,还能在梦中和仙女私会。

这次和张三打赌,唆使张三前来摘花之人,正是西村臭名昭著的地痞流氓葛二彪,这葛二彪可是个人见人恨的恶霸,仗着他学过几年猴拳,平常的百姓是敢怒不敢言,对其能忍就忍,凡事都让着他。这葛二彪作恶不浅,东村西村的大姑娘被其祸害了不少,这厮还不满足,竟然动起了“仙女”的主意。

晓是这张三胆子虽大,但为人太过忠厚,脑子又不大灵光,被葛二彪和他的爪牙们一忽悠,借着酒劲便答应打这个赌。张三先是不怎么害怕,可到了坟地边上,却不自觉的打了个激灵,酒顿时被吓醒了一半,也暗暗后悔了起来。张三是个重信守若之人,为了壮胆,便一路吆喝着朝着坟地摸了过来。

走着走着,突然起了一阵凉风,张三穿得少,顿时冷的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。要知道,这可是六月里的天气,突然刮起了一阵凉风,又将张三的酒吓醒了不少。

张三咽了咽唾沫,把酒壶里面的酒全部喝光,然后又在杀猪刀上喷了一口,随即一阵猛跑,快速朝着李二丫的新坟靠去。

就在张三快接近埋着李二丫的那座新坟之时,坟前突然白光一闪,朦朦胧胧之间出现了一个白影!

张三胆子虽大,但亲眼看到了这不可思议的一幕,酒顿时全被吓醒了,快速转身四下看了看,随即紧握着杀猪刀,对那白影大声喝道:“你,你是谁?我,我不怕你!”

说是不怕,但张三说话的声音还是打结了。

“不……怕……就……好!”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。与此同时,白影缓缓的转过身,露出一副骷髅头来,白森森的骷髅头眼眶部位还泛着淡淡的红光,让人不寒而栗。

见到这不可思议的一幕,张三头上的毛发都竖了起来,也不知这张三哪来的勇气,突然大吼一声,竟然挥舞着杀猪刀朝那白影砍去……

白影也不避让,任由张三挥刀来砍。

一刀劈下,眼前的骷髅头却凭空消失了,张三四下张望寻找,已不见了白影的踪迹。

张三哈哈一笑,大声说道:“鬼也不过如此,老子这杀猪刀沾了多少血腥,今天是你自己一心找死,怪不得我。”

张三说罢,顺手一把扯下两朵鬼莲花,转身大摇大摆的赶回到了村里。

***

哼着小曲一脚踹开木门,屋内众人被张三吓了一跳,众人似乎被吓傻了,站着都不敢动。张三走到葛二彪的面前,将一朵鬼莲花直接揣到葛二彪的怀里,然后一把抄起桌子上的钱袋,又扯下一条鸡腿,笑呵呵的走出了葛二彪子的家。

张三走后,众人都被吓傻了,瞪大眼睛看着张三的身后一动也不敢动。

过了好一会儿,葛二彪神情呆滞的对着一个小瘪三疑问道:“张三后面那个穿着白衣的女人,是谁?”

小瘪三咽了咽唾沫,急急巴巴,很是惊恐的回答:“好像,好像是,是西村的李二丫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就在这时,葛二彪手里的鬼莲花突然散发出一阵幽香,葛二彪神情恍惚的朝着鬼莲花看了过去……

其他人也闻到了幽香,也朝着鬼莲花围了过来。

没过多少时间,葛二彪子就捂着脸嚎叫了起来,屋子里面几个混子也跟着捂着脸嚎叫起来,他们拼死的抓着自己的脸,一块块粘着血的肉被生生的抓了下来……

嚎叫声在深夜被传得很远很远,可是没人敢在夜里起来,听到声音的百姓只是躲在被窝里面哆嗦,期盼早一些天亮。

张三回到自己的破屋,把钱袋往床上一扔,仰头便睡,呼噜声就和打雷似的一般响起。

***

第二天早晨,村民们起床之后发现,葛二彪他们几个都在河里面浮着,七孔流血不算,脸上的皮肉还被抓的面目全非,看样子已经死了好几个小时了。

没过一会儿,张三的邻居李六跑来给村民们报信,说张三用杀猪刀把自己给开膛了,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,在张三的身旁出现了一个血淋淋的婴儿!

村民们一听这话,连忙一起朝着张三家赶了过来,要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,可没等众人赶到,张三家突然起了一把大火,将张三的尸体和他家草房全部化为了灰烬。

从此之后,东西两村再也没闹过鬼,只是令很多百姓好奇的是,清风观的毛道长竟然收养了一个孩子,这孩子年纪虽小,但其样貌却和张三一模一样。

***

九年后

民国一九一六年,春。

湘西军阀混战,以致百姓流离失所,四处潜逃避难。

常德西南有一大山,名曰桃园山,山高林密,人迹罕见,凶猛异兽奇多,山顶之处有一破烂的草屋,住着一老一少俩个道人。春暖花开之际,山顶积雪渐渐消融,沿着山壁向下流至山谷之中,汇聚成一片水洼,附近猎户携带家小,乃至一些流离失所的百姓皆聚集其中,人数达三百有余。百姓取山中野兽为食,每日猎户都将野兽拖至湖边洗剥,然后架起材火烧烤,过着野人一般的生活。

山顶处,一个十来岁的孩童双手托腮,入神的看着山下,看着那些忙碌的百姓,虽然距离很远,但这一点儿也不影响孩童的视力所及。

老道士终日在草屋中静坐,从来不见他动弹一下,甚至连饭也不需要吃。

突然有一天,天降狂风暴雨,无数山石从山顶翻滚而下,不但砸毁了破屋,也砸死了山下无数的百姓。

暴风雨过后,山顶上多了两个孩子。

中午的时候,毛道长睁开眼,看到眼前的一幕,无奈的摇了摇头,对着其中一个孩子说道:“张三啊,你跟着我已经十年了,该教你的也都教了……到了今天,你我的师徒缘分也算尽了,你带着他们一起离开吧。”

“师父,您多保重!”张三听到这话,也不犹豫,连忙给老道士跪下磕了三个响头,随即转身带着两个一般大的孩子下山去了。

等到三个孩子走远,毛道长再次睁开了眼,看着张三远去的背影念道:“快十年了,你终于开口说话了,你也终于恢复记忆了。下面的事,我也帮不了你,只有靠你自己了。”


鬼婴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https://www.aadot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